《坡上忆文》校友回忆录之五‖他的一生充满传奇

2015-12-08 国关校友会 国际关系学院校友办 国际关系学院校友办

1

编者按:

  他曾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豪门逆子,也曾是中共地下组织的潜伏者;

  他曾是流亡苏联长达五年的战犯,也曾是解放后身着制服的看守;

  他曾是伪满洲国总理大臣之子,也曾是国际关系学院日西系的主任;

  国际关系学院校友会带你走进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张梦实的冷暖人生。


他的一生充满传奇

金全国(64级法语3班)

七月中旬,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往事》栏目播放了《我在父亲身边的潜伏生涯》,使我通过荧屏近距离地聆听老师张梦实娓娓道出的精彩人生,也让我有机会怀着崇敬之情走近这位浑身都是故事一生充满传奇的前辈。


张梦实是我大学的师长,我是法语系的学生,他是日语系的领导。按理说他没有直接教育和管理过我们,相互之间不可能有所接触,但由于“文革”期间停课闹革命,大学里早就打破了系、专业、年级、班级甚至师生的界限。我们这群二十来岁的学生很快就和各系的专业课老师和党政头头们混得相当熟悉。我对张梦实老师的往事便是通过造反派的多次批斗揭发而有所了解的。当然,在那个疯狂的年代,批斗会上往往会上纲上线闹出似是而非的罪名。好奇的年青人也只能从难以分辨真假的发言中捕捉出故事的一鳞半爪来,但与访谈节目中张老师亲自口述所提供的大量信息是无法比拟的。


2

少年张梦实与父母、堂哥合照,左三为张梦实


他的童年生活就是传奇。1931年日寇发动“九一八事变”时,张梦实刚九岁,过着锦衣玉食的少爷生活。当年父亲张景惠就投靠日本,先协助管理东北铁路,后明目张胆地当起汉奸,出任伪满洲国皇帝溥仪的总理大臣。在沈阳正上小学的张梦实很快意识到同学们鄙视他、不理他,有的干脆揍他。他知道什么是廉耻,也心知肚明其原由,便觉得在同学们面前抬不起头。


他背叛家庭投身革命也是传奇。1938年,正当张梦实挣扎在苦闷之中时,16岁的他收到堂兄丁非从日本的来信,丁非希望他去日本读大学,要引领他看看外面的世界。到了日本后,张梦实发现在早稻田大学读书的堂兄经常与进步人士接触,并阅读革命理论书籍。经过考察和交谈,丁非介绍张梦实参加了新知识研究会,会员都是有抗日热情的爱国青年,这是我党领导的东北青年救亡会下属的秘密组织。不久,组织决定利用张梦实的特殊身份,让他回到其父身边,分配给他的任务就是了解敌伪上层人物的动态,为组织提供战略情报。回国后,张梦实积极开展地下工作,利用儿子的身份经常偷阅父亲公文包中的文件,并以后辈自居,与众多伪满大臣频繁交往,从而向组织提供有关伪满政权的核心机密,这是他在父亲身边潜伏生涯中最精彩的篇章。


他协助苏联红军逮捕汉奸逮捕父亲更是传奇。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在此紧急时刻,组织委派张梦实协助苏联红军逮捕伪满上层汉奸。由于地下工作者的身份没有暴露,当他以翻译身份带领苏联红军以找谈话的名义挨家挨户把伪满大臣们带走时,汉奸们还蒙在鼓里,就连其父也是以去苏联红军司令部开会的借口诓骗上车的。对于自己大义灭亲的壮举,张梦实至今不悔。他认为在民族大义的大是大非面前,父子关系是次要的,汉奸就应该受到人民的惩罚。或许是组织与苏联红军交接的某个环节出了纰漏,张梦实竟列在逮捕名单的最后一名。他和溥仪、父亲及众汉奸们分乘两架军用飞机被押送到苏联,艰难地度过了长达五年的监狱生活。

3

青年张梦实

他拒绝为苏联做情报工作还是传奇。一进监狱,张梦实就向红军军官亮明了身份并提出回国去延安的要求,但苏联方面的答复是想回国可以,但必须答应他们的条件,就是接受派遣去大连为苏联做情报工作。张梦实此刻头脑特别清醒,他认为自己在国内是有组织的人,虽然还没有入党,但不想离开这个组织,这是有关忠诚和信仰的原则问题,他拒绝了。历史也证明了,如果他当时为了回国而答应为苏联服务,那么等待他的将是万劫不复的悲惨结局,因为日后中苏关系恶化后他就成了名副其实的苏修特务。当时,国内正处于内战,在无法与组织取得联系的情况下,无奈的他只能耐心等待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在苏联监狱中继续潜伏。


他的婚恋真算得上浪漫传奇。张梦实是伪满总理的大少爷,却出人意料地爱上了伺候他母亲的小丫环徐大俊。徐大俊是位美丽善良但性格倔强的姑娘,总理夫人稍有不满就要打骂,每次挨打时徐大俊不说软话也不认错,这种反抗精神让接受了民主思想的张梦实抛弃了世俗的门第观念,对其产生了爱意,随着恋情的不断升温,他向父母表示非徐大俊不娶,经过多年的坚持和力争,父母不得不在1943年同意这门亲事,并包下长春中央饭店为他俩举办了盛大婚宴。新婚时他嫌大俊名字俗气,在朋友帮助下改为徐明,意即光明慢慢到来。在丈夫被羁绊苏联监狱的漫长岁月里,徐明含辛茹苦抚养儿子,在组织的帮助下终于熬到了解放。日后,她就成了我们大学医护室的护士,学生们都亲切地叫她徐明阿姨。


4

张梦实与夫人徐明于国关家中


他回国后的经历仍然是传奇。1950年5月,经过中苏两国政府的协商,张梦实跟随关押在苏联的伪满汉奸回国,他笑称回国的几百人中只有他一个是好人。一到沈阳监狱,他就利用填写履历表的机会和组织取得联系并马上出狱。组织上征求他是公开身份还是继续潜伏在隐蔽战线时,张梦实选择了前者。当问及还有什么个人要求时,他说想改名字,理由是新中国成立了,与妻儿团聚了,他的梦想实现了,决定把原名张绍纪改为张梦实。随即他穿上了解放军中尉的军装,留在沈阳监狱参与管理。当他以崭新形象亮相时,长期同为狱友的敌伪汉奸们瞠目结舌,其父也大为震惊。张景惠于1959年死于监狱,经过长期教育和改造的他在遗书中留下了曾为自己有这样的子侄感到骄傲的文字。1956年,张梦实加入中国共产党,之后,他在大学日语教学和党政管理的平凡岗位上继续为国家作贡献。


5

张梦实于国关家中


星移斗转,当年潜伏在父亲身边的风华正茂青年如今已是华发满头,牙齿严重脱落的耄耋老人,作为学生我在远方遥祝老师健康长寿的同时,并要告诉他:您的传奇人生,祖国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历史也不会忘记。

(2013年7月发表于上海某报)


编者后记:

金全国校友写下这篇回忆文章是在2013年7月,一年多之后的12月19日,张梦实在家中平静安然地告别了这个世界,结束了自己颇具传奇色彩、波澜壮阔的一生。


心存黎庶藐公侯,

冲破豪门自运筹。

走出一条革命路,

铅华洗尽更风流。


  这是国际关系学院64级校友王庆民,在张梦实老师90岁寿诞时,为其所作的一首诗,可以说这二十八个字就是张梦实老师人生经历的真实写照。

  

6

张梦实著作


  张梦实晚年曾写过一本回忆录,名叫《白山黑水画人生》,里面详细记述了自己的人生经历。在这本书的封底,他深情地写到:回过头来看我这一生,可以用十个字来概括:“出身不由己,道路可自寻。”


  张梦实的人生经历十分复杂,因为他是”伪满政府总理“张景惠的公子,这顶与生俱来无法拒绝的帽子成为他命运颠簸中的标记,但最终信念战胜了出身,他书写了属于自己的独特人生画卷。


  他和我们不一样,因为他经历波澜,饱尝时代的跌宕起伏;他和我们一样,因为他简单纯粹,演绎着芸芸众生在命运的轨迹上都会咀嚼的悲欢离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