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坡上忆文》校友回忆录之三||风雪“半截楼”

2015-11-09 坡上忆文系列 国际关系学院校友办 国际关系学院校友办


风雪“半截楼” 文/王庆民(64级日语2班) 2010年1月3日,一场30多年罕见的大暴雪袭击了京城,纷纷扬扬,带着旋风,整日不停,积雪之厚超过前三场,为今冬之最。我二人顶盔贯甲,全副武装,一大早来到校门前,一照新大门,二照新主楼。想着给那些身在远方的校友们,传去母校的风景照,以期引起回忆和思念。照着照着,蓦然回首,发现西侧那座红色半截楼,倔强地、似乎不平衡的矗立着,风雪弥漫中格外显眼。噢,原来是为建新教学楼而被切走一半的老教学楼。我的思绪一下子就被拉回到了45年前……

1


文中“半截楼”今为男寝润行楼

1964年8月,我这个山里娃从北京最西端的灵山脚下考入了国际关系学院的前身——外交学院分院。学校虽不够大,楼也不够高、不够多;但对于我这样的农村考生来说,那简直是一步登天了。当时校园不过百亩,楼房不过6栋,我们的第一个教学楼是一号楼。

到了1965年,又招进来300名新生,教学场所明显不够用。于是,以于苇、冯文耀为首的院领导,便一面开展正常教学,一面筹划建新教学楼。大约一年左右,新教学楼就落成了。红色教学主楼,又高又大,好生气派!站在主楼西楼平台上,可清楚地望见颐和园智慧海。那年,63级50多人也结束农村四清返校学习了,加上64、65级的500人以及干训班学员和教职工总数近千人。全院一派教学兴旺景象!以主楼建成为标志,国关进入了办学史上发展较快的时期。

2


然而,好景不长,没上多少课,就停课闹“革命”了。1966年“文革”风暴突然来临,把所有的人都打蒙了。一夜之间,人分几派,教室分别挂上了各战斗队的招牌,全院大乱。最有名的“8、5”通宵大辩论,就是在教学楼北侧专门搭的木制舞台上进行的。陈继成同学也是从教学楼五楼顶上跳楼身亡的。那时我们都太年轻了,现在看来,嗨……,一言难尽哪!没想到的是,停课闹“革命”,一停就停到了毕业。我们63、64级的同学被分配到京、津、唐三处解放军农场接受再教育,65级的同学则随着国关的被解散,和教职工一起下放到河北饶阳劳动锻炼。

1970年3月,国关被宣布为撤销单位,成了“文革”的重灾区,堂堂高等学府教学主楼的命运也跌进了最低谷,沦为当时军宣队、工宣队及部分西苑干部的家属宿舍。然而,以于苇、冯文耀二院长为首的一批国关人,是不甘心这个结果的,他们为恢复或重建这所院校,不断地抗争、不断地努力,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苍天不负有心人。1975年,以从河北调回17名教师为开端,国关又恢复了教学功能,一批一批地为国家培训干部。此时我也脱下戎装,转业回到学校。进入1976年,为了尽快启用教学楼,先把住户调整出去,然后师生员工总动员打扫卫生。由于六、七年的居住,烟熏火燎,杂物堆放,卫生状况糟糕透顶,用三个字形容叫做“脏、乱、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收拾出个样子,可以凑合上课了。到此,由1966年“文革”停课算起,整整十年,教学楼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教学本能。

到了1978年,在上级领导的大力支持下,不屈不挠的国关人不懈的努力,终于有了满意的结果,中央正式批准重建国际关系学院!国关人到底盼到了这一天!经过一系列的筹备工作之后,于1979年夏季恢复招收本科生。距1965年“文革”前招收的最后一届本科生,整整中断了14年!这是国关的悲剧,也是国家的损失!

国关的脚步与祖国同行,国关的命运也与祖国的命运休戚相关。随着1978年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邓小平重新主持大局,国家的形势一天天向好,国关的第二个春天也随之到来。按部就班地办学,年复一年地育人,本科生、干训生、成教生、研究生,不仅学生的种类增加,人数增多,教学质量也逐年提高,又经过1984年院系调整、专业扩充(除英、日、法等原有的外语专业外,又增加了国经、国政、国新、中文等新专业),使国关成为了国内外知名的重点大学。从1978年中央批准重建,到1988年,十年的时间,国关再度崛起,出现了办学史上又一个辉煌时期!国关培养的既懂外语又懂专业的新复合型毕业生,在社会上大受欢迎,竞争力很强。国关历年的录取分数线,并不低于其他名校,新生中当地状元、前三名者亦不乏其人。这是国关的骄傲,也是国关的魅力。

3


时间到了1994年,距1984年院系调整、扩充专业,又是一个十年。国关迎来了新的大发展的宝贵机遇。江泽民总书记、李鹏总理专门为国关题词,希望把国关办成有特色、高水平的一流大学。同年,李岚清副总理又亲临学院视察。中央领导关心体贴国关,看到学院硬件差,条件艰苦,遂特批专款促进学院发展。于是便拉开了扩建改建工程的序幕。继1986年建成的当时最大建筑——图书馆之后,文化交流中心、体育馆等大型项目相继落成。接着,进入21世纪,于2003年,设计新颖、宏伟气派的新教学楼投入使用,这是我所经历的第三个教学楼,也是最大的教学楼。正是由于有了如此规模的教学大楼及其配套设施,才会有今日的3000人规模。

到此,历时38年的红色教学楼就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毛主席《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词,曾经感慨:“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在诗人的笔下,38年的时光可以如此一笔带过,以表时光流逝之快,以叹人生生命之短。可实际上,在38年中,我们的教学楼经历了怎样的风风雨雨和浮沉兴衰呀!又从教学楼中走出了多少有用之才和各界精英啊!尤其是对于我这样一个亲历者、见证者(除去七年军旅生涯,与之亲密接触长达31年之久)来说,又怎能轻易地一挥而去呢?这份感情刻骨铭心,终生难忘。列宁说过一句名言:“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对这永远忘不了的、如今只剩下二分之一的半截楼,我每每从旁经过都禁不住驻足凝眸,若有所思。啊,风雨半截楼,沧桑半截楼,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半截楼!母校甲子华诞,我63、64、65级老三届校友纷纷返校,不少人都在半截楼前合影留念,我想他们一定和我一样,心存一缕永远也抹不去的思念情怀吧?

4

半截楼与新教学楼仅一路之隔,一西一东、一小一大、一红一青、一旧一新,恰成鲜明对比。从事物发展规律看,新的总是要替代旧的,趋势使然、历史使然。我作为一名在母校学习、毕业后又在此工作了一辈子的国关人,真是发自内心的祝愿母校今后有更大的发展,创造更大的辉煌!相信一代又一代后辈莘莘学子,在新教学大楼里,会打造更新的知识结构,走出去也会成为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的新型有用之才。从个人情感角度讲,我还是对旧的半截楼情有独钟。因为它承载着厚重的历史、沧桑的变迁;因为那里留下了我们的青春足迹,留下了我们的朗朗书声,留下了我们义务劳动的辛勤汗水,也留下了我们终生难忘的记忆!

q


最后,再写几句诗,聊表感慨:

半世浮沉红主楼 ,一生执教一生讴 。

走出弟子千千万 ,留下半边写春秋 !

(2010年元月5日写于坡上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