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坡上忆文》校友回忆录之二||情回坡上村

2015-11-01 坡上忆文系列 国际关系学院校友办 国际关系学院校友办

情回坡上村

文/乐美真(65级西班牙语3班)

我的大学在北京西郊,一条小溪从门前流过,进大门要走过一座小石桥,学院的东面是一大片稻田,我们常常沿着党校南院墙外的灰渣路走到西苑商场。学院的西南角上,有一个土坡,当时还有农家。这个被称为“坡上村12号”的小院里,我度过了近五年的青春生活。我们曾发愤学习,在颐和园背单词,和外籍老师对话;我们在操场上为国庆狂欢练习集体舞;我们列队唱着歌操着整齐的步伐去听报告;我们在三九天晨跑、冬泳;我们愉快地参加京密运河的劳动;我们互相关心,为同学打饭洗衣服。那时,我们充满了理想、憧憬美好的未来。

1


好景不常,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降临,小小的坡上村也不能幸免。一切都乱了,老师不能教学,学业不能进行,同学反目成仇。在那个年代,大家都是受害者。不能正常学习的时候,我也常常想起在校的恶作剧: 到稻田里抓青蛙改善熬白菜的伙食;用电炉烧菜,断了保险,到楼道里贼喊捉贼;偷学校地窖的白菜,夜里又把筒子楼老师的煤球炉捅开;到圆明园豁鱼被抓住,又冒充工宣队把人领回来。在特殊的年代,同学们也跨系一起串联,一起到工厂农村,一起饱览大好河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多少年之后,两鬓白发的同学见面握手拥抱,格外亲切,往事不堪回首,彼此不胜唏嘘。多少年之后,我们仍怀念我们的院长和老师,每到春节经常去看望老师。1978年我回到了久别的北京,第二年初得知于苇院长不幸去世,我踏着积雪去八宝山参加遗体告别,回来写了一首《悼于苇院长》的诗:正待望春归,竟闻一柱摧。护花留馥郁,披雨盼朝晖。可忍千般辱,难容两是非。犁牛唯默默,桃李自成碑。

同学们都走到社会上去了,“惜别各奔淘米路”,艰难地在各地安排的职业上工作和生活,在社会人间大学继续学习。数年之后,同学们都对历经沧桑后的人生进行了思考,彼此通信已没有隔阂。延力的同班同学刘清亮毕业后回到河南潢川教书,他来信怀念学校,写了一首诗(可惜找不到了),对过去的事进行反思。我读后很受感动,回信附了一首《和清亮》的诗:已是阳春不道寒,无端风雨付流年。愿闻坡上花溪水,依旧清清说爱莲。

我们之后的学弟学妹们比我们幸福多了,他们没有我们这一代的坎坷,我们寄希望于他们。1987年学院校刊向我约稿,我写了一文,文不长,录如下:

《坡上村漫笔》

离别母校已经18年了。在京有时去西山开会路过那里,总要深情地望上一眼。那时,国际关系学院的地址常写“坡上村12号”,门前有潺潺的流水,同学们曾有“清溪坡上终折柳,痛饮黄龙未可知”。回忆时又道:“愿闻坡上花溪水,依旧清清说爱莲”。现在小溪不见了,大门也已换了,唯有那时栽种的树木默默地数着年轮。

我怀念坡上村,主要是怀念在那里受的教育。印象深刻的是:国际形势报告,京密运河的劳动,同学们的谈心活动,国庆晚上的狂欢,还有那些与学院患难与共的老师们。那个年代崇尚艰苦朴素,讲求品德修养,提倡献身精神,争当无名英雄。学院提出“来了就是主人”,同学们自觉学习读书,锻炼身体,搞卫生,开生活会……多少年过去了,许多事情都淡漠了,但坡上村给予我们的——祖国的观念,党的理想,做人的品格——却永远不会忘记。国关的老同学相聚时常常讲,良好的政治教育应该是坡上村的传统。学院不在大,在于有无自己独特的风格。我们衷心希望国关能够继承和发扬自己的传统,多培养一些有道德的,有民族魂魄的,真正受社会欢迎的人才。

2


文的结尾,我附了一首旧诗赠给在校的年青学子:《致青年》哪见喷云圆梦魂,何凭杯酒长精神。韶光不负行千里,起趁鸡鸣作剑吟。

2009年,学院60年校庆,我献上一首诗:

《国关甲庆有怀》

坡上清溪何处寻?小桥失影大楼新。

征帆出海风云路,飞鸟投林天地心。

天道从无慵百里,英魂但有抵千金。

今期子弟多才俊,强国还须报国人。

没想到触发了同学们的激情,纷纷和诗写诗30多首。篇幅关系,不再一一抄录,但每一首都充满了对坡上村的感情。

校庆那天,我们三届同学200多人返校,大家热烈相拥,一起为种下的五棵银杏树培土浇水,高唱我们那个时代的老歌,彼此留下联系方式,相约互联网上见面。我被这个气氛感染,回来整理了老师同学的诗词,发到坡上村校友网,并以诗记之:

《情回坡上村》

坡上重逢歌入云,五株嘉木意尤深。

少年无悔九霄志,老骥仍怀千里心。

折柳天涯无消息,嘤鸣网上有君身。

孰言秋菊枫林晚,朗月清风不负人。

写到此,想起了过世的老同学,“从来风雨情无价,自古尘寰谊胜金”( 朱怀信和诗中的句子),我记起最困难时,我在天津丁人林家打过地铺。数次与解迎光远足对诗,他们夫妇和女儿来我家情同手足。在香港与陈以新畅谈。在北京与郭天宝一起聚餐…… 他们过早地离开了我们。在校庆同学们相聚的时候,却少了这些坡上村好友…… 我深深地怀念他们。我要对他们说:我们在九天还有见面的机会,你们不会寂寞的。

(2009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