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云 邹德孜——伉俪共忆国关情


蒋云教授(右),1954年来校被培养当教师,1959年至1980年调往外事单位工作,1981年回到国关,任教于英语系、国际新闻系,1996年退休。邹德孜教授,1954年至1975年在外交部和外交学院工作,1981年起任教于国际关系学院英语系,1996年退休。图为夫妇二人2012年9月摄于瑞士。


  花白的头发梳理得非常整齐,浅浅的皱纹掩藏不住脸上和蔼的笑容,春日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正在看报纸的两位老人身上,这场面显得格外温暖,也格外宁静。这两位年过八旬的老人,就是英语系退休教师蒋云和邹德孜夫妇。

来国关:无心之举 无悔选择

  “你们真的没犯错误到这儿来的?”蒋云夫妇到国关工作三年后,还有同事向他们提出这样的问题。因为当时普遍的看法是放着出国干部不当,跑到国关来教书不是犯傻就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其实,在提及自愿来国关工作的真实原因时,他们两位异口同声地说出了“因为孩子”。他们说:“那时不少在国外工作的人长期不能和孩子在一起,忽略了他们的教育,出现过不少问题。我们的孩子多年寄养在苏州外婆家,户口在北京,那时已上中学,一个快考大学了。这种关键时刻,既要家庭团聚教育孩子,又想有个稳定安静的环境从事学术工作,大学教书是最好的选择,于是就来到国关。”被问及这是否是他们第一次与国关结缘时,蒋老师笑着否定:“我1954年时就已经到国关工作了,比这个可早多了。”
  事实证明,被朋友称为他们的“战略转移”的这一选择是正确的,他们不仅教育好了自己的两个儿子,还培养出了一届届优秀的学生,这是令夫妇俩最骄傲的事情。

聊家庭:琴瑟和鸣 舐犊情深

  蒋老师正在讲述着在国关的往事,一旁的邹老师还不时地插话补充,她告诉我们:“现在的文传系,1984年刚设立时叫国际新闻系,就是蒋老师参与创办的,他可是第一任系主任呢。那个系可厉害了,校内各种活动比赛总是名列前茅,也的确出了一些人才。”邹老师还告诉我们: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那天,蒋老师作为清华大学的学生参加了天安门前的大游行。“蒋老师还去过伊拉克和叙利亚呢!”一边夸着,邹老师的目光还时不时地转向蒋老师,满是爱意的眼神让旁人看了好生羡慕。
  提起自己的孩子时,两位老师脸上的爱意显得更浓。他们当年为孩子的教育而做的“战略转移”结果很好:两个儿子都考上了重点大学,大儿子还在美国取得生物学博士学位,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小儿子在上海,也干得有声有色。而且他们都非常孝顺父母。提起儿子,两位老师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要讲。看得出孩子是他们内心中最柔软、最骄傲的地方。

忆往昔:师生合力 铸就辉煌

  两位老师回忆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国关教学时那段辉煌时期。刚恢复高考后的学生素质好,特别勤奋好学,老师也憋足劲投入工作。学校有种欣欣向荣的气氛。
  据两位老师介绍,小小的国关那时名声却不小。高考英语口试中发现不少应试学生在被问及为何报考国关时的回答竟是因为要上申葆青老师的课,听刘欢的歌。
  当时中央广播电台唯一的英语教学节目《星期日英语》(English on Sunday)是由“国际关系学院申葆青主持播讲”的,听众很多,影响很大。当时邹老师帮助申老师翻译稿件,处理听众来信。邹老师说,当时很多听众来信表达他们是多么喜爱这台节目的情愫:有人写道,“我们全家都听,懂英文的听英文,不懂英文的听故事。”留美学生来信,“申老师的节目整整教育了我们这一代人。”两位老师对当年的同事们非常敬重和怀念,他们认为正是这样一批和申老师一样优秀的教师撑起了国关的辉煌。
  提起那时的学生,两位老师更是充满欢喜和自豪。他们说:“国关学生真的很棒,为国关扬了名。”参加托福考试的国关学生成绩优秀,有的考了满分,以至于有传言称,托福考试都要考虑换题目了;还有那时考上联合国同声传译培训班的国关学生占相当大的比重;社科院招收的研究生中,连续几年名列前茅的都是国关毕业生。

两位老师在几十年的教学工作中注重教书育人,为人随和,至今还和不少学生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逢年过节,他们都会收到国内外学生的问候和祝福。蒋老师夫妇的不少学生也当了老师,有的已是教授了。邹老师总会送给自己的“同行们”这样一句话:”当老师,你一定要爱你的学生。”

(文/常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