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勇——永远感谢母校的培育


孙勇,1983年至1987年就读于国际关系学院日语系。图为1993年5月4日,孙勇(后排右一)为江泽民主席会见日本副总理后藤田正晴担任翻译。


  1987年,从国关日语系毕业的孙勇想当记者,报考了社科院新闻所。虽然笔试成绩优异,但最终却未被录取。以前滴酒不沾的他闷在寝室,一个人灌下一瓶二锅头。那时他不会想到自己将来会从事法律,而且在国关打下的底子将会给予自己那么大的帮助。

颐和园是学校的第二课堂

  孙勇1983年入学时,颐和园门票还是一毛钱。孙勇常会和同学从步行来到这里,散步、爬山、乘船、滑冰,但更多的是一对一地练习外语口语。好奇的外国人也不时加入进来,间或老师也会把课堂挪到这里——这是学生们的大课堂,环境十分优越。
  考入日语系的孙勇中学学的是英语,进入大学后日语从零开始。初识国关,他深感幸运:这里有一群好老师,他们功底扎实、认真负责,阅历丰富。国关英语、日语教学一直保持全国领先水平。那时的国关学子有及时了解全球动态的习惯,还能看到一些当时难得的外国影像资料。“身边同学都很优秀,学习都很努力。”这让孙勇不能不珍惜难得的机会,认真学习,苦练本领,为日后工作打下良好基础。

“洋气”的食堂舞会

  上世纪80年代的国关常开风气之先,是比较“洋气”的学校。
  比起清华北大,国关是较早跳交谊舞的,这在当时还是新鲜事物。闲暇时,弥漫着饭菜味的食堂,简陋的水泥地,再摆上配有几盒磁带的录音机,就是舞池了。班级舞会就在教室举行:同学们在狭小的空间照样能舞出风采。从传统的慢三快四到随心所欲的迪斯科,各色舞会迅速拥有广泛的“粉丝”,成为那时国关青年中的流行活动,也让大家在学习之后得到放松。建国三十五年大庆,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功,整个国家充满自信、自豪,国关也整日洋溢着欢歌笑语。全体师生在校园跳了起来,舞曲有中国的、俄罗斯的、美国的、东欧的、朝鲜的……直到十月一日晚上融入天安门广场那片载歌载舞的欢乐海洋。
  那是改革开放的黄金岁月,那时的国关有一种生机勃勃、充满朝气、健康向上的气氛。“我以曾是国关学生而自豪。”孙勇如是说。

外语加法律:事业利器

  1987年从国关毕业之后,孙勇被分配到司法部。1993年,他被公派到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学习民商法。1995年回国后,他当了一段时间的公证员,随后开了一家律所。报考北大民商法博士,他又取得笔试全国第一、外语满分的优异成绩。他多次为江泽民、乔石、罗干等国家领导人担任翻译。指挥大师小泽征尔每次来华演出,都请孙勇担任法律顾问,并请他全程陪同。
  今年,有着丰富学识储备的孙勇刚从司法协助外事司副司长转任司法协助交流中心主任。外语和法律可以说是孙勇事业发展的两件利器。现在,他过硬的外语能力和丰富的外事经验让他在国际舞台上从容自如,应对有方。他每年都要代表中国政府出席联合国会议、参与公约谈判,处理涉及几十个国家的案件。他在外语、法律、人际交流方面的自信,来自中国的崛起,也来自深厚的知识积淀和人生阅历,而这一切与母校国关的培育,与那四年的修学储能、厚积薄发是分不开的。
  梦想从镜头报刊转变到世界舞台;角色由青涩学子蜕变为涉外法律专家。凭借外语基础、法律知识和人际交往能力,孙勇屡为国家形象增光。从青涩迷惘到冷静镇定,国关赠与他的不仅是青葱岁月最美好的回忆,还有成就大事最初的,也最扎实的基础。

(文/柯明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