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波——我一直坚持工作

 
陈文波教授,1950年来校,1953年留校任教,曾任国际政治系主任,1996年离休,2006年起被聘为学校教学督导专家至今。此图1985年11月摄于日内瓦万国宫。


  记者在与陈文波老师约定采访时间时,最初打算定在4月7日上午,但陈老师考虑了一下,提议将时间安排在下午,因为上午他要收看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直播。这让记者颇为感慨:这位投身学术六十余载的国关学者,今年已经83岁的老人,至今仍然关注着国际关系的热点话题,关注着国家发展的未来走向。

1950年至今:“我一直坚持工作”

  在陈文波老师书房的桌子上,静静摆着一面小红旗,上面写着八个字:国关与祖国共明天。半个多世纪的国关岁月,在这个老人的生活中的各个角落都留下了或显或隐的印记。
  “我是1950年来的国关,学习内容主要分为政治思想、英语和世界知识三个部分,也是当时才开始比较系统地接触国际关系领域的一些内容。1953年,学校从我们这批人中选了一些人留下作为老师来培养,我很幸运地留了下来。当时学校主要还是一个外语院校,没有现在的系别之分,我被分在国际知识组,主要研究美国,可以说我的学术工作是从这里开始的。1955至1957年,又在外交学院教师进修班学习东方史、西方史、国际关系史以及西方政治制度等等。”
  1990年到了离休年龄的陈老师继续工作到1996年才办理离休手续。之后他离而不休,一直工作——参与硕士、博士入学考试的命题、评卷、面试工作;担任硕士生导师至2008年;担任国政系“国际问题系列讲座”主持人至2008年;热情参与国际问题研讨会的学术活动;2000年以专家组组长的身份参加教育部国际问题科研基地的考察、选定工作;任“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常务理事至2004年;2006年被聘为教学督导组专家,先后对本科生、研究生教学进行督导……用陈老师自己的话说是“头绪繁杂,时有撞车,但丝毫不敢懈怠”。

坐在前排的白发观众

  每年十月,都有一位白发老者坐在前排观看新生国际知识竞赛——他便是陈文波老师。新生国际知识竞赛,这个代表着国关传统的赛事,每年金秋十月准时迎接一届又一届的国关新主人,陈老师也在每年这个时候,以自己的方式默默地欢迎着新一代国关人的到来。
  新生国际知识竞赛的主办方国际问题研讨会——这个国关历史最悠久的社团之一,就是1991年由陈文波老师一手创办的。“国研会到今年已经成立22年了啊!”陈文波老师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眼神充满神往,“我当时是国际政治系主任,有同学提出要建立一个这样的社团,我觉得很不错,自己也对这个十分感兴趣,就十分积极地支持,最终成立了。”如今二十多年已经过去,陈老师对这个学生社团的关注与支持一直没有改变。

黑板上画张地图就是“课件”

  站在讲台上,展开一张大地图,挥斥间指点欧美中亚格局;或是当场拿起粉笔,直接在黑板上画出一张地图——在没有多媒体教学设备的年代里,陈老师和他的同行用最传统也最直接的方式向学生们传授着知识。那些手绘在黑板上的一张张地图、资料图,也就成了那个时代课堂上特有的“课件”。“现在的老师比我们当时优秀多了!无论是自身知识储备,还是思想解放程度,或是对高科技产品的掌握程度,都是我们当时无法相比的。”谈及学校多年来的变化,陈老师感慨道,“现在科技进步快,条件比我们当时好多了,以前没有多媒体教学的时候,我们讲课都是自带地图或是当场在黑板上画。所以,现在让我去当老师,我估计不会当咯,因为我不会用电脑。”言罢,陈老师的嘴角微微一弯,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
  陈老师还说,现在国关比以前开放许多。“1990年之前国关没有外教,后来才渐渐放开。时代变化带来了思想的变化,可供学术研究的资料也丰富多了。我们当年搞研究时,很多材料要么没公开,要么模糊不清,很难做出客观且令人满意的成果。时代在变,我们所处的国际环境在变,大家看问题的角度在变,我们对于某些问题的评价同样也在变,这也是我一直坚持学术研究的原因之一。”

(文/胡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