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扬——那段在教务处工作的难忘岁月

  曹扬,1978年来校担任法语专业教师,1985年调往教务处工作,1989年开始主持教务处工作,1992年至2005年先后担任教务处处长、政治理论部主任,2005年底筹建公共管理系,2006年退休。此图2000年6月摄于凯旋门。


  2005年底,翌年就要退休的曹扬老师受命筹建公共管理系;退休至今,他还在公管系教学督导的岗位上耕耘不辍,从未停止工作。公管系副主任单娟老师回忆起自己上大学时采访曹扬老师的场景,不禁感慨:“没想到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教学管理 兢兢业业

  曹扬老师1978年来到国关,担任法语专业教师。提起当年教书的日子,曹扬老师自豪地说:“国关各个专业都有一些高水平的老师。无论是外交界的、翻译界的,还是理论界的,他们都是自己所在专业的精英。”曹老师举例,曾经翻译过法国文豪维克多·雨果的《九三年》等作品的文学翻译家郑永慧先生就是国关法语专业硕士生导师,他一生翻译了雨果、巴尔扎克、福楼拜、梅里美、大仲马、左拉、莫泊桑以及萨特等名家的作品共40余部,600多万字,还在1998年获得鲁迅文学奖。还有另外一位,共和国外交部杰出的高级翻译齐宗华,在60至70年代曾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陈毅的翻译。提起这些名师,曹扬老师一脸敬佩,他认为国关的好老师实在太多了。他说,自己很自豪曾带过一批批学生,但和这些名师相比,不敢说是教过他们,“当时学生各方面素质都很好,所以他们非常自觉,知道必须要好好学习才能像这些大师一样对国家有较大的贡献”。
  1985年,曹扬老师由教学一线转至教务处开始从事管理工作。其后学校重新提炼校训,他积极参与了征集提炼过程。我校现在使用的“忠诚、勤奋、求实、创新”八字校训就是在那个时期形成的。“忠诚”最能体现国关的特色要求,后面六个字则与普通高校的要求接轨,能为大众所接受。在以后的工作中,曹老师始终以这八个字为准则,努力工作。

严抓校纪 狠查学风

  曹扬老师上中学时就是学生会干部,在南京大学求学时当过班长,毕业后又在部队历练过两年多,所以他对学生工作并不陌生,对一个人乃至一支队伍的思想作风和工作作风的建设都有着深刻的理解。1985年前后,同学们的学习积极性都很高,熄灯后还经常在床头点蜡烛学习。为确保安全,也为了让同学们有充足的睡眠,时任教务处分管学生工作副处长的曹扬老师同保卫科、行政科的几位老师在每天深夜拉闸熄灯后查楼,让同学们熄灭蜡烛,按时睡觉。
  90年代中期,高校里弥漫着懒散的学风,考试舞弊现象引起了各方有识之士的担忧。曹扬老师在学校的统一安排下开始整顿教风学风。有很长一段时间,晴天也好,雨天也罢,抑或是同学们不愿在楼外多呆一秒钟的严冬,每天早上7点50分,他都出现在教学楼门前的草坪上检查迟到。他的严谨负责,让许多老师和同学都心生敬佩,迟到现象也得到了控制。
  当时考试作弊几乎是大学生的通病。在院党委的支持下,曹扬老师以雷厉风行的行动严抓考风。他多次邀请各系主任、辅导员开会,按条例申明考风考纪。不管对干部子弟还是平民子弟,只要违纪,一律按条例处理,体现了一视同仁,追求公平的精神。虽然得罪了一些人,但赢得了广大同学的信服和尊重。大家慢慢地习惯了正常的考试氛围,那几年良好的校风和学风就这样一点一点建立起来了。

老骥伏枥 耕耘不辍

  退休前,曹扬老师每天从早上7点半到晚饭后一直在工作。因为他一贯积极、坚定地支持青年同志在职读硕或读博,所以他有时还会熬夜帮忙完成一些亟须处理的工作。退休后的曹扬老师依旧在工作,身为公管系教学督导的他负责审查考卷、旁听新教师的课以及新开设的课程。曹扬老师说:“老师们有什么建议我就和他们认真交流,并反馈给教务处。”他还会根据教务处的计划安排跟踪抽查学生的毕业论文,旁听毕业答辩。
  “人如果想干事儿,事情永远都干不完。”确实,他一直为国关付出着汗水与心血。也正是国关,让他一直心甘情愿、兢兢业业地为之付出。

(文/柯明江 蔡卓钰)